导航
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视角 > 解读

视频之著作权,勿以“长短”论保护

发布时间:2018-03-13
责任编辑:王亚鹏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杂志

摘要:近来,快手和抖音两个短视频应用软件互相比拼“烧钱”,“打”得如火如荼,让人恍然意识到,“低头族”们对短视频的需求越来越大, “快餐”文化也已经深入视频领域。

  互联网行业就是一个“烧钱”的行业,烧钱的动力更多来自于竞争压力。近来,快手和抖音两个短视频应用软件互相比拼“烧钱”,“打”得如火如荼,让人恍然意识到,“低头族”们对短视频的需求越来越大,“快餐”文化也已经深入视频领域。

  出于法律人的职业病,我在想,打着“记录世界 记录你”旗号的快手,虽然用户服务协议中明确了用户在快手平台上传的任何内容知识产权都归上传者或原著作权人,为何还主张YY旗下的“补刀小视频”未经许可播放来自于快手平台的视频呢?“抖音”里那么多的原音、原剧片段,会有权利人追究侵权责任吗?

  我们北京市融泰律师事务所曾代理了一起案件,有一个视频客户端软件把《芈月传》大部分剧集中的几分钟精彩片段作为该剧的“精彩看点”提供给用户,被告抗辩的时候就提出这些都是几分钟的“片花”,不会给原告造成损失。该案近日已由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被告提供电视剧《芈月传》部分内容的行为,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10.2万元。

  我查了一下“片花”的含义,虽然没有权威确定的表述,百度百科里指“NG镜头、幕后故事、影片里原本想使用但是被剪辑掉的片子、后期制作的过程的拍摄、工作人员在制作影片时候的采访、演员吃盒饭都能算……”这个解释,似乎可以理解是拍摄花絮、视频背景素材。

  “片花”是短视频的一种,一般不构成视频正片的组成部分。愿意放出“片花”,或是为了提升节目效果,博一乐;或是满足某些人,特别是粉丝希望更多看到拍摄幕后的情况,吸引用户,当然,根本目的还是为正片扩大宣传。

  “片花”和预告片不同。预告片一般是视频正片部分镜头剪辑组合而成,预告正片内容的宣传片。预告片的功能等同于广告,没有哪个权利人会拒绝别人播放自己影片的预告片,有更多人看预告片,这些人就有可能去积极看正片。

  如果说,“片花”集锦有可能成为正片的副产品,也成为作品,预告片无疑是经过精心打磨、吊人胃口的作品,这两个作品在法律上一样受保护,但权利人也一样对待吗?不一定。至少权利人鼓励他人传播预告片(当然不能歪曲篡改),也可能鼓励他人传播“片花”,让观众在看“片花”的同时,更好的理解正片,喜欢正片。如果“片花”太精彩了,精彩到了权利人认为有必要突出“片花”价值,而不仅是依附于正片价值的时候,那权利人会要求传播者取得许可。

  当然,进入维权视野的“片花”,更多情况下不是片花,而是正片的精彩片段。

  互联网成就了在线视频行业,也让这个行业成为互联网上数一数二入不敷出的行业。大头的成本显然在版权采购。有文章感慨“中国影视版权费10年暴涨8000倍”,某视频网站一年巨亏数70亿……买视频正片太贵,曲线救国吧!把视频正片零碎化成短视频,切割成“片花”。

  这种化整为零的做法改变了短视频的性质吗?显然不会。如果,我只看《红楼梦》里“元春省亲”这一段,我只看《红海行动》里我军抓捕索马里海盗这部分,我看的是什么,依然还是在看《红楼梦》小说和《红海行动》电影,只不过没有看完整作品,而是看了作品片段。即使,从小说变成有声读物,从电影变成漫画这样外在形式的变化,也不影响作品片段具备作品本身性质的情况。

  这种化整为零的做法改变了短视频的权利人吗?一般也不会。不可能因为有人把长视频切割成短视频,切割编辑的方法就能体现独创性,而对被切割的短视频享有权利。

  典型的例外情况是,如果选取自长视频的短视频本身来源于其他作品,有其他权利人,那么短视频权利人还是要看最终的来源者。

  当短视频性质和权利人都没有变化,切割“片花”再传播就没有正当理由了。

  使用短视频片断,属于合理使用吗?为了个人学习欣赏而把长视频切割成短视频,显然属于合理使用范畴,但学习欣赏完了还把短视频传到自己的主播空间、微博帐号、微信朋友圈,似乎就不属于合理使用范围了。

  一旦长视频变成了短视频“满天飞”,无疑是一件让正片权利人苦恼的事情。维权成本大大提高。视频正片文件大、播放格式要求高,能流畅播放的网站和平台有限,一旦发生侵权,侵权行为比较明显,证据固定比较容易,追诉对象相对集中。短视频各方面技术标准降低的结果,就是大家随手切、随手转、随手发、随手删,权利人会陷入浩如烟海的短视频文件中,难以发现目标,发现了难以固定目标,固定了难以追究目标对象,追究成功目标对象后因为是短视频文件而获得赔偿低等一系列问题。

  短视频平台是侵权短视频的“天堂”,每一家平台在被追究法律责任时都积极表示,“我只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我不知道平台中存在涉案侵权短视频内容”“我及时删除了短视频,应当获得免责”。权利人更加苦恼,搜肠刮肚找平台过错,找平台没有尽到注意义务的理由,好难!

  我身边的年轻人都喜欢在短视频平台上看“这家的猫打了那家的狗”“两分钟草莓冰激凌诞生记”“如何让自己一分钟变美”,这些短小简单的视频能让他们在紧张的工作中及时获得放松,能在地铁上没有wifi的时候让流量不那么哗哗流,也能让他们找到生活中的自己闪耀在舞台上的感觉……

  但是,短视频有短视频的市场规则,就像每年的奥斯卡金像奖,在各种璀璨耀眼的成就奖中,有一项“最佳短片奖”,讲短故事比讲长故事更体现水平。视频之著作权,也不应以“长短”论保护。(作者:吴子芳)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知识产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中国知识产权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知识产权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IP大咖说

共享单车与知识产权保护(一)
“互联网+”模式下的知识产权文献翻译(二)

热门推荐

【专利】企业并购尽调过程中的知识产权问题有哪些?
WIP公开课第六季预告-日文专利文献翻译实例介绍(...

欢迎投稿:tougao@cnipr.com

投稿热线:010-82000860-8215

关键词

IP大咖说

共享单车与知识产权保护(一)
“互联网+”模式下的知识产权文献翻译(二)

热门推荐

【专利】企业并购尽调过程中的知识产权问题有哪些?
WIP公开课第六季预告-日文专利文献翻译实例介绍(...

欢迎投稿:tougao@cnipr.com

投稿热线:010-82000860-8215

关键词